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高青好的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18:26:2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高青好的白癜风医院,福建白癜风能治好吗,博乐白癜风医院,天津如何治愈白癜风,清镇白癜风医院,崇礼白癜风医院,炎陵白癜风医院

剧情陡转。

继3月发出身后事安排的公开信后,到近日平鑫涛儿女公开反击,79岁的琼瑶无奈宣布:“我的人生一败涂地,不再相信人间真情”,并负气决定把老伴还给他的儿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奈地拉响了弃权弹,宁肯担上滚滚骂名,也不准备再继续这趟无望的苦旅了。

原本是一次勇敢而积极的引导。

陪伴并送别了一个个亲人,琼瑶以尊严至上的生命观对身后事坦然交待,一时引发了起码两代人的思考跟进。仅仅是周围可知的老爸老妈,就多人表达最后一程拒绝不必要抢救的坚定意愿。

但那封字字斟酌的脸书,同时也剧透了这位写尽人间情感的女作家,晚年正遭遇着巨大的亲情考验。

果然。

琼瑶夫妇神仙眷侣的美好相伴止于15年前。从2002年开始,退行性失智的阴影就开始笼罩平鑫涛,这种渐进式的吞噬像一股暗流,不断蚕食着一个人的意识领地,直到那一天无法改变地到来。

即使储存再多的勇气,即使努力从往事里提取再多温暖的记忆,在长久、常年面对一个无意识亲人的时候,还是“不够用”。生死在上,每一个决定都尾随着无限联想与链接。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场里,最脆弱的反而是亲情。何况半路夫妻,何况那样的从前。

“秋天的风都是从往年的秋天吹来的。”晚年的木心由衷地感叹。

纵然几十年过去,平鑫涛的儿女依然怀恨:“身为子女,我们从来不曾忘记当年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以及自己母亲所受到的委屈与痛苦。”在逻辑强大、笔力遒劲、叙事铿锵的讨伐檄文里,同样充满着“儿女的道理”。

被激怒的琼瑶顿失风度,“1963年不该把我的《窗外》寄给皇冠;不该继续在皇冠写《几度夕阳红》《烟雨濛濛》,那些写作的日子,我几乎在你们爸爸的鞭策下,日夜无休地工作,相信也给皇冠带来了荣景,给你们父亲带来骄傲!”

言下之意,你们一家子的财富和殊荣都建立在“我的一支笔”上。

这铁的事实一出口,温暖的佳话立马演绎为处心积虑的算计。

撕到这份上,尘归尘,土归土。

但,且慢开口评说是非,生命大戏里,没有人会幸免或不甘、或不堪、或不愿的那一段,区别只在于长短而已。当我们虚弱的手已无力握住命运的缰绳,甚至无法执行自己曾经决定的时候,谁又敢说,总是人间好晴?

琼瑶一直在自己的脸书上“连载”送别老公平鑫涛的心路历程。每一帖都长达几千字。想象一下这样的画面:一个79岁的老人,从医院筋疲力尽地回到家里,定定神,甩开疲惫打开电脑,郑重地记录这一天这一感,其用心良苦。如果汇总成书,会像张洁《世界上最疼爱我的那个人去了》一样,成为宝贵的生命分享。

但在亲情的警告下,这本书不会面世了。

从《窗外》开始的文学人生,就此搁笔。

安乐死实在是个太复杂的话题。

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琼瑶就是否上鼻饲管征求家庭医生兼作家好友侯文咏的意见,侯医生说,“鼻胃管是很普通的东西,等他病好了,一分钟就可以拿掉的,你为什么不插呢?”

琼瑶如实地记录下来这明显对她不利的言辞。

侯文咏是谁?

他不是普通的医生,是医学博士,更是台湾以研究《金瓶梅》著称的作家。一部《私房阅读金瓶梅》,把人性解剖得那叫一个深刻,“读通这部书,让我们在炎凉世态中多一份明澈从容,在险恶人情中少份戒慎恐惧”。

即使这样一个对人性洞悉得如此彻底的作家,面对琼瑶的“这不是活着,这是残忍,结束残忍就是对他的仁慈”时,给出的答案依然是“插管”。

“一个笑就击败了一辈子,一滴泪就还清了一个人”的琼瑶崩溃了。她可以在作品中设计各色命运,预设干净利落如水银泻地般决然的结束,却无法替老伴做主。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放手”是比“任由”更为艰苦的决定,那意味着要背负道德重压,要独自去咀嚼孤独的苦涩。“只能冷暖自知,再自知,再自知,自知到灵魂的深处去孑然独立,在这漫长的路途中一直跑下去,跑向无谓的投奔。”

有网友对平家的纷争感同身受:老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自理能力,像平鑫涛这样,家人为他吵翻天,他却不能发表意见,只能躺着等别人决定插管还是拔管。如果此时还有饮恨多年的前房儿女来清算人生的总账,这才是衰老让人最惊悚的结局。

但无论是勇敢温暖的示范,还是唏嘘遗憾的撕裂,这都是一堂人生必修课。生活有诗和远方,更有无可回避的现下。在最近的地方,我们是平鑫涛,是琼瑶,也是纠结的儿女。

《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临终彻悟:“我猜着了开头,但我猜不中这结局。”谁又能猜得出结局呢?

毕淑敏说:优等的心,不必华丽,但必须坚固。我们人人都得修炼这坚固啊!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紫外线治疗白癜风效果如何